糖衣酥脆

不是划得漂亮,而是向前划,水手们!

[TOS/McKirk]多情却似总无情 03 罗勒草

大丽花】【甜豌豆


麦考伊直起身:“你看,我说吧,他比人们臆想的聪明得多。”

史波克不置可否,放下棋子:“舰长,既已达成共识,那就准备下令开炮吧。”

柯克来回扫视两人,一个是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另一个是一反常态的老伙计,哪边都无法让他信服。他抬起一只手,示意舱房的莫若,暂时不要启动坦塔罗斯力场:“你意思是,第一次登陆谈判之后,你已经做了手脚?”

史波克面容冷峻:“负责联系地面人员的是乌乎拉,通讯记录都由电脑存档,你一查便知,我没有隐瞒什么,也没有做出任何不利于‘进取号’的举动。”

“没有隐瞒?”柯克一把拉过麦考伊,“那他是怎么回事?”

“吉姆!”麦考伊抗议道,“我什么事也没有!”

“离子风暴肯定有问题,自然了。”柯克露出牙齿,“史波克先生,你当然要保护舰船,人人都传你觊觎舰长之位,以为我耳朵不够尖,听不见?我一转身,你先拿我的医务主官开刀了!说吧麦考伊,到底怎么回事?你很反常,自己没发现?”

史波克眼神微妙而古怪。若非柯克知道瓦肯人没有“怜悯”这种情绪,他一定以为自己被当成了失心疯或者傻子,又或是疑心病的暴君。麦考伊则趁他分神,水獭似的从他手底滑走,背靠医疗湾墙壁,一脸戒惧,显然不是他认识的那根老骨头。柯克若有所思地点头:“很好,先生们,你们合伙串通,图谋不轨……莫若!”

麦考伊咆哮道:“哦去你的吉米,没人要你的位子!我巴不得你安安稳稳坐满五年,之后送我回老家去掰苞米!史波克他看到一些东西,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柯克把射线枪调到致死模式,他希望莫若足够默契,已经把准星对准了史波克。他冷笑道:“哦,不简单。那请用人类能够理解的帝国通用语简单解释一下。”

史波克只是说:“舰长,没时间了。任务优先。我既然这么做,自然合乎逻……”

柯克目光阴沉,拍下医疗湾通讯器:“合乎逻辑,我听够了。乌乎拉,哈尔堪议长怎么说?”

“舰长,议长毫不让步。只是……”

“只是什么?”柯克的枪口片刻不离他的假想敌。如果此刻按钮在手,他会让坦塔罗斯力场扫平屋里的一切。

“矿山负责人已经松口,同意交出实际采矿权。”乌乎拉吐字清晰,“我们困在离子风暴那段期间,大副收到上峰命令,已单独派遣一支小队下去交涉。他们成功了,目前正伪装成哈尔堪矿工留在地面,日后再以商船运出晶矿,送往帝国能源储备要塞。”

柯克厉声道:“往来通讯的信号都加密了?”

“是,舰长。”乌乎拉确认道,“哈尔堪一向奉行和平,但史波克先生显然没有忽视必要的保密工作。现在事情办妥了,您是否回到舰桥开这一炮?二副已锁定两块地表无人区,就等您下最后指令。”

“知道,柯克完毕。”他中止通讯,比了个手势,让监视仪对面的莫若待命,“史波克,布置得井井有条啊这是?滴水不漏,我都找不出错处。”

史波克仍是一脸悲悯,扬起睿智的面孔:“我可以解释。”柯克哼了一声,目光从史波克身上移开:“老骨头,别让我知道你和这种人蛇鼠一窝。体检报告我从电脑里调,你如果联手史波克糊弄我,可别怪我下一道全舰禁酒令,听见了吗?”他从麦考伊眼睛深处看出局势掌控权已经回到自己手中,于是暂时放手不再紧逼,转身出门,去舰桥履行他的使命。

他一走,麦考伊像回魂似的,大口呼吸了几次。空气里威压消失,史波克挑了挑眉,猜想莫若已经关了坦塔罗斯力场。那尊威力无比的秘密武器,自始至终瞄准的是柯克本人,不知靠舰长的灵敏直觉,有否察觉到近在咫尺的危机。

“该死的机灵鬼,”麦考伊揉了揉太阳穴,“哦,吉姆小子,还想禁酒?我可得先喝上两指高。你要吗,波本,还是柠檬伏特加?”

“螺丝起子,照旧,要琴酒,加罗勒草。”

麦考伊嘟嘟囔囔走向酒柜。史波克俯身审视棋盘上的残局,不忘叮嘱一句:“他晚些时候肯定会要你解释,你行吗?”

“屁话,哪有佐治亚人会说自己不行。”嘴上强硬的麦考伊,一想到吉姆的冷酷眼神,背后还是阵阵发凉。

评论

© 糖衣酥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