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衣酥脆

不是划得漂亮,而是向前划,水手们!

[TOS/McKirk]多情却似总无情 02 甜豌豆

大丽花


他在距离医疗湾不远的舰船回廊遇见了马琳娜·莫若。蓝裙的科学官没有在舰长舱房等他,柯克口气多了几分不耐:“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帮你盯着史波克呢,看有什么动静。”莫若口型在说“坦塔罗斯力场”,那块帮过柯克舰长大忙、让他一路走到现在、以后还会走得更远的监控电屏,“我不是你最好的观察员吗?”

“你确实是。”柯克随口安抚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大副抓着麦考伊医生的脸,”莫若忧心忡忡,“有那么一阵子,医生好像被他魇住了。然后他们就叫你过来。我急着和你碰一面,怕你硬闯进去,再被人算计了。”

柯克点头:“很好。你回去,继续看着,一旦史波克出现异动,立刻让他原地蒸发。”他比了个手势,示意莫若待会儿照他指令行事。

“你不带安保进去?”莫若担心他的安全,“我听说瓦肯人力大无比。”

柯克像斗士一样挺起胸膛:“有你和坦塔罗斯力场,瓦肯人能成什么气候,不过是舰长的手下败将。”

莫若似乎被说动了:“好吧,我的凯撒,期待你凯旋。马琳娜会备酒等你回来。”

目送她背影消失在拐角,柯克收起面对女性才有的微笑。瓦肯人到底是强劲的竞争者,无论有没有胡子,大副理智皮囊下包藏的野心让他不得不防。莫若主动站在他这边,替他守护身后,柯克却没有放松警惕,他还是叫来了三名亲卫队员,围在身前,率先为他拍开医疗湾的自动门。

门扇滑入墙壁,史波克和麦考伊隔着工作台,面对面摆弄三维棋。见他来,医生很高兴:“吉姆!”柯克一个眼刀甩去,安保队员手忙脚乱擒拿史波克。大副头也没抬,翻手覆手几个瓦肯掐,红衫黄衫倒了一地。麦考伊出于职业习惯,丢下弈棋,给柯克的人马逐个检查身体。史波克好整以暇,扬起黑骑士的马蹄,吃掉了医生的白主教。麦考伊显然看见了,他单膝着地,用帝国母星最道地的佐治亚土话责备绿血大僵尸过分狡诈;史波克则回应说,僵尸根本不流血,即使是幻想出来的末世生物,也该合乎一般逻辑和实践理性。柯克被两位伙计的态度弄糊涂了,大副和医生平日的相处模式不像这样。他确认自己站在史波克攻击范围之外,余光觑向麦考伊:

“哈尔堪矿山的保护装置,该怎么破?”

“需要时间。”史波克的胡子看去十足阴险,“容我提醒一句,舰长,如今箭在弦上,你没有时间了。”

柯克却没专心听,他看出麦考伊明显不对劲:“老骨头,你在做什么?!”

“救人,嗯?”麦考伊看着手里的针筒,“医生的天职?”

“那是宣传策略!什么时候好心到连废物也要救了?”

“去他的宣传,吉姆,我不救人,你身边就没人护着了。”

史波克斜挑眉梢:“先生们,回到任务?”

他成功吸引了柯克。舰长的怒焰眼见蔓延到忍耐边缘:

“哈尔堪议长头脑顽固,难道你想重金买通矿山实际的管理者,让他在议会眼皮底下为我们输送矿藏?史波克,真有你的!堂堂帝国科学长官,骨子里涤荡着海盗的黑血!”

“是绿血。”史波克纠正道,“且不说逐利是人类的根性,有件事你说对了,柯克舰长,和平主义是哈尔堪官方的宣传策略,单个哈尔堪人未必认准死理、不能通融。我请求您批准组建外勤别动队,确保二锂晶矿能为我舰开采使用。”

柯克快速盘算:“一方面精准打击哈尔堪地表无关紧要的设施,强力震慑,彰显帝国威压;另一方面,倘若采矿主动权在我们手上,无论开采规模是大是小,本次任务均可告胜……别治了,老骨头,废物轻易死不了。”

“说的什么话?”麦考伊一串耳语似的咕哝,“你身边废物还死得少了?瓦肯工作狂绝对是废物的反义词吧?这阵离子风暴过去,咱几个都蔫了,就属他活蹦乱跳、大变胡子……”

柯克眯起双眼:“好医生,知道你一向爱嘲讽,可饶舌过了头,就会像雪地里盛开麝香豌豆一样反常。告诉我,老兄,我不在的时候,史波克怎么你了?”

评论(2)
热度(5)

© 糖衣酥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