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k

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须索。
睡时不肯睡, 千般计较。
*佛子失格*

2015 A卷

 

第一题 开头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SPL2][晋洪]金缮 END

 

北回归线以南,半岛长夏无冬,不论四季,只识旱雨。高晋自小生在这里,但不知是否血统缘故,总也向往回归线偏北的分明季候。

高晋幼时丧亲,蒙受拳馆老板收留,食餐苟活之余练就拳脚。起初气力太弱,常被揍到青红淤肿,全副精神围绕破损躯体打转,无暇亦无需理会文明世界种种规束。平日诸事仅凭本能应对,身量玲珑,机敏异常,命也比拳馆其他伙伴(对手)续得久些。

有说他父亲是逃犯,以寡敌众,在香港杀灭好多差人。仇家寻来柬埔寨,与之死斗,双双下赴黄泉,连带捎上晋父怀胎九月少妻性命。临近拳馆中人闻声寻来,初生高晋趴坐母亲染血胸膛,匍匐啜饮尚温母乳,脐带脱离母体,粗粗拧出个结扣。空气中满溢甜腥,不久便要吸引大量蝇虫。

高晋一生不畏鲜血、烈日与死亡。对他来讲,这些具象或抽象的可怕事物,都扭曲着呈现出家的初始样貌。后来他才知晓,这样的向往如泥坯一般粗砺,经不起凝眸深思。那个把高晋瓷一样的幻梦大块击碎,用胶漆重新粘合又敷上金粉的金缮(Kintsugi)工匠,人们惯称他洪生,唯高晋一人操着标准国语,敬称他为“洪先生”。


 

第二题 结尾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琅琊榜][蔺苏]约期

 

日后鸽主双手抱臂踌躇满志逡巡阁中检视档案,见当日小方笺与飞流不吃药六字求援书并置一匣,回首廊下,梅长苏正教导童子以笔代剑操练阵法,便觉江湖缥缈,庙堂无踪,天地潇潇两白鸟。其中一尾驰骋疆埸盛放了三月、假寐了六旬,醒来前尘尽洗,归藏琅琊,饮汤服药竟也循规依时、乖顺驯帖。

近日怎的有心续命?大夫约人舞剑,不意间探问。

林殊已死两遭,梅长苏斜出一式,想知长苏有无福份捱过三生。

三生为期,鸽主莞尔,剑华如瀑。


 

 

第三题 最喜欢的部分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某个部分

 

[少年班][吴未视角][短完]给我一个吻

 

直到后来我在家族全球连锁小卖部的大厦顶楼天台散步时遇见自寻短见的周老师,才凑齐了故事的最后几块拼版:自始至终,周老师都在用身体同校长博弈,然而一切并没有什么用处。校长虽然亲口高呼"不能让我的手指玷污了你"(那天校长室的广播设备意外被人打开),却夜夜停车在操场角落,让周老师卸下裤头辗转腾挪。远远望去车身颠簸,好似我下铺兄弟王大法行走江湖、纵马高坡。某夜,巡逻的保安发现异样,正记车牌号的工夫,周老师一瘸一拐涌出车门,本想效仿谍工偶像余则成装傻到底,无奈炸车事件过后人心惶惶,每有动静必得第一时间上报校董事会备案。三日之后校长周老师双双离职,如同当年剑桥圆场的老总和他的牛蛙王子,一前一后离开了奋斗大半辈子的三尺讲台。

讲这些时,周老师的侧脸一如当年的周兰,肃穆高贵,又绝望到放浪。我突然很怕他叫我吻他。现在的我早已不是当年吞拿鱼群中保驾护航的猫鱼,他也不是操纵死生的法西斯判官,他对我、我对他,只是相看相厌。

"吴未,我这一辈子,从来不知亲吻是何种滋味。"

他的社交恐惧至今没能痊愈。年轻时像个图灵、梵高、福尔摩斯没什么不好,到老还这副样子就很磨人。我既不是那只苹果,也不是那把猎枪,更不是那柄登山手杖(注:分别为图灵、梵高、福尔摩斯死时身边所遗之物),我可不愿见证他躺下死去的全过程。

"不知道也没什么不好。"我试图转移话题,"你怎么找来这栋楼?"想从这里跳下去,莫非有什么特别用意?

"我喜欢这家连锁超商卖的猫鱼,口感柔软、极妙:我会臆测人与人接吻是不是也像这样。每天下午四点,都会有装载猫鱼的货车来这里散步,我称为'猫鱼鸣泣之时'。届时我一跃而下,刚好落入车斗,和猫鱼搅在一起,人道是:做鬼也风流。"分别多年,弹指一挥间,我心中的周老师,从年轻时的德国鬼畜,演变为鱼排边上一手摇蒲扇一手轻小说的抠脚大爷。他喃喃又说了些话,最后几个字,是叫我吻他。

我认定,这将是他的初吻,也是最后一个。于是我说:不可以。虽然他刚跟猫鱼告了白,而我曾是他班上唯一的猫鱼。他眨眨眼睛,迟疑地笑了。痴痴的模样,像极了我最喜欢的特务余则成。我想起他年轻时因为一个姑娘当众出尽洋相,想起他亲手颁给我的铁勋章退学那天被我亲手丢出车窗。然后我不再想。我用身体代替言语,述说我全面的回忆与纷纷的欲望。

那一天,我没有逃,也没有孬。


 

 

第四题 最煽情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SPL2][晋洪]忘我

 

"方才您问我什么时候结婚,"高晋平静地望他,"是那一年,在柬埔寨。"

他给了洪生足够的时间来回味这句话。

洪生表情木然,灰黑脸膛掩映在油头华发之下,隐隐显出一点不可置信的开心模样。

"都系点样嘅女仔?"

"洪先生一样的,男仔。"


 

 

第五题 人物描写

 

摘取你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单身男女][吴古]我能与你共享的唯一不朽

 

方启宏潮热的血染红了带酒气的白衫,冲走一切愁与怨。他跌出眶外的眼珠不再凝望程子欣,也没有了张申然的倒影。扭曲变形的左手上那枚婚戒不属于他,属于那份精心布置的菜牌。

这一刻,方启宏想要张申然,想要触摸他更深,想要他毕生难忘。


 

-

第六题 环境描写

 

摘取你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TTSS][Prideaux/Roach]大坑 05 END


大坑里停着阿尔维斯,车体鲜红锃亮。看来吉姆也没有浪费这个假期,好好粉刷了一把。拖车铁门敞开,四四方方框起吉姆普莱多倚坐的侧影。吉姆身下凹着那只灯芯绒软垫,此刻正对着窗,小口慢饮。瓶中雪花莲久开不败,很快,又是一年春了。


 

-

第七题 接吻与H

 

摘取你最喜欢的的H部分,么有H就上吻戏,么有吻戏就空着吧……

 

[拉娘]交纵时间线不能截断一个吻

 

交纵的时间线不能阻止任何行为的或然发生,汪岚最终得出结论。此时此地不曾出现的亲吻,或迟或早会以其他能量形式爆裂在另一处神经元聚合的中枢。想知梨子的味道,她只有亲口去尝:阿盛荒草色发丛中,渲染着月球暗面失忆的聒噪。

「嘟!」


 

-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

 

[唐峥x小马]竹塩 未完


这容易,连骨头都不必削。蔺晨微笑道:五万,一次付清,款到动刀。

这么贵,能整成胡*歌吗?唐峥出于同行道义明知故问。

看你底子,整成朱亚*文就不错。蔺大夫朗声舞扇,气派苍莽。

唐峥点点头:那就朱亚*文吧。

 


-

第九题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来的作品?

 

「不说我想他,却说他想我,加一倍寂寞」,总之,会继续作下去。



评论(2)
热度(4)

© Fitz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