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k

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须索。
睡时不肯睡, 千般计较。
*佛子失格*

[无间道][陈永仁/倪永孝]来日

其他人走后,家中就只剩下我同他。有时还有三叔。
夜已深,我擦着头发穿过走廊。经过三叔卧房门口,口琴声早已停歇,当是睡熟了吧。楼下书房立式台灯亮着,他仍蜷在常坐的大班椅上,头偏向一旁。
"还不洗漱,倪生?"
他闻声望望我的方向。我裸着上身,头发还在滴水。虽说走廊昏暗,他应该都看不清我,但始终有点害怕。仿佛自己见不得光,不应给他看见似的。
"等阵去,"他推推眼镜,突然就笑,镜片反着暖色灯光,"你先睡。"
两年前倪生幼女庆生,生日宴上,他抬头望见远处的我,笑容也是同样。
他似乎拿我当他亲弟,但我可不认倪家大佬作哥。我哥,应该是陆启昌前辈那样的正派人物,而不是鲜血满手、道义满口的倪生永孝。两年来我一项项整理好他的交易罪证,够他做三世大牢。这是差人职责。陆生若在世,见我认真履职,会不会开心。
我们同是好人,倪家人不是。
"别熬太晚,"我劝他讲,"来日方长。"
未来牢狱里什么都冇,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他隔着一层楼高的空气看着我,肩膀塌下,似乎很疲惫,然嘴角犹有丝缕笑意。
"晚安,阿仁。"
"晚安,倪生。"


他走后,警方抄了倪家,我搬去傻强门下。什么也没留下,除了腕上那块瑞士黑表。是他买给我,他自己戴同款式的金色。我褪下表,收在衣橱深处,再不佩任何腕饰。
那晚韩琛约他会面,威胁杀他全家;我没有知会黄志诚,黄志诚却赶来杀了他。黄志诚还杀了我爸爸。韩琛一干泰国朋友虐杀倪生全家。黑白两道势不两立,却殊途同归,将倪家赶尽杀绝。我不是倪家人,我是差人;然而我开始觉得,差人不等同于好人。
有时夜深了,背上替他挡枪的旧伤还会作痛。这时我便想起倪生临终前眼神。
他那时攥紧我的皮褛,抬头,似乎是想打我。但他没有,只在我怀中将头颅贴得更近、埋得更深。
我不想放开他,不想放开他,不得不放开他。
他走后,警方抄了倪家。我记得他有个鳄鱼皮日记本,之前曾想偷出来上缴备案,一直不得手。阴差阳错,最终一切还是落入西九龙警署。


一九九七年 六月三十日 凌晨
爸爸,我不能去北京了。
两年前泰国人没能如约除掉韩琛,让他逃出生天,最近回到香港作证指控我。律师都见势跑路,非常危险的讯号。倪家的船是要沉了吗?我不甘心,但这回我不敢冒险。
送走妈妈兄姊,身边除了三叔,就只有阿仁了。
收伏四大帮会后,阿仁很听我话。连三叔他都要顶撞,我吩咐的事,他却从不拒绝,都做得很好。上回教训细佬,阿仁的黑表敲在几上砸坏了,走时不准。我想去瑞士再给他买新的。阿仁穿皮褛戴黑表好靓,连三叔都不住夸赞,他自己却矢口否认。
爸爸,为了您,为了家人,我一定除掉韩琛,除掉命大的黄志诚。出来混,迟早要还,这些凶险的恶人。
爸爸,请庇佑我,同我们全家吧。


这是倪永孝最后一篇日志。显而易见,倪家没有得到坤哥的荫庇。
刘建明合上日记本,想了想,又翻回一九九五年收伏四大帮会前夜、倪永孝指证黄志诚杀害倪坤的一段,单独影印给韩琛。倪永孝要杀的人原本是他,Mary代他死去,如今他又在代替死去的倪永孝除掉黄Sir。刘建明苦笑,人世间多的是因果业报,从来都有人做同样的事,尝同样的果。不变的是事,变的是人。
他注意到日记本里出现最多的是"爸爸",其次是"家人"。一九九五年前,倪永孝笔下常提到"罗鸡",九五年后这人变作"阿仁"。刘建明从公文袋中找出陈永仁的资料卡,听说韩琛一直忌惮他,是不是因为陈永仁同倪永孝过从甚密呢?他会是那个卧底吗?他怎会甘心为杀父兄的仇人黄Sir做事?
刘建明走入死路,脑仁都要炸裂。他最后望了一眼照片上的陈永仁,资料卡放回袋中。
那人有双倔强而忧伤的眼。


一九九六年十月廿五日 夜
爸爸,今天阿仁生日。
我们饮了好多酒水,现在连笔都企不稳。
我仿佛扑在阿仁怀里哭了,虽然也不知为了什么。
爸爸,你让阿仁回家来,就别让他再走了,好吗?
阿仁推门进来。回见了,爸爸。


我搀着烂醉的倪生上楼洗漱,结果两人一同栽进放满热水的浴缸。倪生的衬衫贴在身上,我帮他除衫,他也迟缓地帮我。很快他放弃,单是伏在我胸口,头颅紧贴我,不时又抬头看看,确定我还在,眼神迷茫又脆弱。
看起来,是个很好的人。
后来的事我都不记得。隐约听见倪生哭了,似乎不是我的错,我不想他哭。
醒来在他床上,他蜷在我怀中,年纪好似比我还幼。
枕下露出一角鳄鱼皮面,是他的日记本。我伸手去够,倪生肩膀动了动,于是我作罢。
悄悄退身出来,为他盖好被单。我推门出去,撞见三叔,同廿七岁第一缕阳光。
三叔见我出来,拍拍我肩膀:"倪生还在睡?"
"昨晚他饮醉了。"
"阿仁不也大醉?"三叔好笑地说。我有些狼狈。
"今日冇事,我正去练口琴,来吗?"
"好啊。"


一九九六年十月廿六日 午前
爸爸,方才阿仁出门了。我听见院子里两副口琴声。
爸爸,你让阿仁回家来,就别让他再走。
一言为定啊,爸爸。



Fin.

评论(68)
热度(35)

© Fitz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