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k

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须索。
睡时不肯睡, 千般计较。
*佛子失格*

Day 05 看得废寝忘食的小说

废寝 巫哲《荷尔蒙式爱情》

忘食 J.K.Rowling《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火焰杯》是系列作解谜娱乐氛围最强、正副两线交织尤为出色的一部,芜杂较少;当时一发售,我就捏着大钞(第四套纸币,四老头)奔向书店,买完回去路上兴冲冲地磕在马路牙子上蹭破膝盖,瘸着挪回窝,两口气看完一本书,晚饭吃没吃、吃了什么,一概不记得。然而至今仍能想起哈利援引海格那句“(大意)该来的总会来,来了你就接受它”。

五折的文有瘾性,至少对我如此。最早一部《荷尔蒙》第一人称叙述,带着冯唐式的(褒义)少年豪情,不免夸张的滑稽离奇,嘁嘁喳喳长歌高蹈杀到结尾。而我像尾巴着火脑筋短路的猴子,止不住去戳屏幕下方的“下一章”,一连熬了两个晚上。

让人废寝忘食的文,往往是情节悬念或者文字畅快度这些方面有大成功的作品,倒不一定经得起重读或仔细推敲。小时候看天籁纸鸢《花容天下》看到凌晨三点,木原音濑《渡过夜空的月之船》更是横贯了大考前的夜晚,最近类似的经历少了许多,变得更喜欢那些放下之后还能重新拾起的书目,仿佛这个新的标准更能检验书本长久魅力似的;至于放下就抛在脑后拾不起的,便随它去罢。

评论
热度(2)

© Fitzk | Powered by LOFTER